您当前的位置 :张店新闻资讯 > 航空新闻 >
航空工业凯天首飞保障人员:争分夺秒 解决十微
时间:2020-10-13  来源:  作者:张店新闻资讯  点击量:

中国航空报讯:2018年12月下旬的一天,气温骤降、隆冬将至。薄雾笼罩的贵州某机场,一群身着蓝色工装的航空人挥汗如雨。

微信截图_20201011145639.png

“翼龙”1-D光纤传感系统团队

“翼龙”1-D无人机正在进行首飞前的滑跑试验,一切工作都按预期有条不紊地进行——首飞近在咫尺!

无人机光纤传感器轮载信号监视屏幕前,航空工业凯天首飞保障人员屏住呼吸,紧盯着屏幕上信号输出数据;而千里外的凯天光纤传感器实验室里,项目负责人代勇波早就坐不住了,在实验室来回踱步。项目团队奋斗了一千多个日夜,从零开始逐渐掌握机载光纤传感系统核心技术,此刻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好!”突然,现场首飞保障人员刘晨刚眉头紧皱,低声嘀咕道。他发现屏幕上熟悉的信号曲线突然出现了像“毛刺”状的跳变,转瞬即逝。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刘晨刚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眼里布满了血丝。此前连续几个日夜在实验室做模拟试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数据回放!必须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脑海里一片空白。

经过现场数据回放,刘晨刚发现输出信号中出现了时间极短的数据跳变,大约十微秒,一瞬间就消失了。对于几十秒的数据长度来说,十微秒相当于一根“毛刺”,很不起眼。

由于光纤传感系统是飞机轮载信号唯一来源,飞机起落架收放都以轮载信号为参考,系统任何细微的数据跳变都可能影响飞机的起降安全,进而对成功首飞带来“变数”。

团队决不允许有任何“万分之一”的意外出现!刘晨刚立即将情况报告给公司领导和项目团队。

此次情况与以往研发过程中遇到的任何困难均不同。首飞日期已然临近,项目团队要在实验室复现故障并找到“症结”,还要前往千里外的现场排故,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不到10小时!

与时间赛跑,拼胆识,更需要实力。

凯天光纤传感器实验室里,空气仿佛凝结。整个团队都紧绷着神经,但是代勇波心里清楚,越是紧要关头,越要稳住阵脚。

“复盘!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代勇波第一个发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

团队成员迅速根据刘晨刚对故障状态和发生故障时的工况描述进行了头脑风暴。

“会不会是现场滑跑存在振动,光缆连接器松动造成的?”成员谭银银首先提出他不成熟的想法。

“以往我们在实验室做了很多振动量级更高的试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在软、硬件都没改变的情况下,现场滑跑就出现了故障?”代勇波向来思维缜密,一口否定了谭银银的假设。

“这种故障应该是条件触发的,偶然性故障的可能性很低……”任清低声说道。

时间飞快流逝,可技术难题犹如迷雾般始终笼罩着项目组。

“有了!只要我们调整传感器输入值,模拟出现场各项参数,就可以复现当时的情况。”代勇波一阵沉思后,突然眼里闪出一道光,提高嗓门说道。

项目组成员顷刻间动如脱兔——谭银银立即启动设备加载传感器输入值,任清仔细查看软件代码逻辑,代勇波紧盯示波器显示的输出信号……

果然!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紧张调试后,屏幕上连续而又稳定的信号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微秒左右的“毛刺”,时间极短。

“由于滑跑造成飞机起落架受力减少,传感器输出在接近阈值处时会出现轮载信号跳变。通过修改软件判断逻辑可以排除故障。”代勇波成竹在胸,坚定地说。

时间所剩无几,大家争分夺秒开始修改软件代码。通过软件修改与测试后发现之前的“毛刺”不再出现,故障排除。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儿,团队带着备用件及调试设备,乘着夜色启程,奔赴千里外的现场进行排故。到达车站时,主机单位已经派人接站,先安排入住酒店再去现场。

“师傅,直接去现场!”谭银银用干涩的嗓子低声对接站人员说。十万火急,这一刻排故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团队被径直送至机场进行现场排故。设备更换、软件升级和反复测试……在设备完全正常后,时针已经悄悄转到了凌晨5时。

23日16时32分,随着现场飞行总指挥一声“放飞”指令,“翼龙”1-D无人机开始滑跑、加速,飞机逐渐消失在跑道尽头。受天气影响,现场人员无法通过肉眼观察飞机是否已经离地。团队成员都屏住呼吸,不说话,有担心,但更多的是笃定与期待。

“起飞成功!”对讲机里传来讯息,大家都忍不住欢呼出来;半小时后,飞机平稳落地,现场掌声不绝于耳。光纤传感系统经受了首飞考验,工作正常!

实验室里的代勇波听到首飞成功的消息后,缓慢地放下手中的设备,闭着眼把头埋进双手,脑海里回想着十微秒的“毛刺”,和团队协作排故的场景,嘴里不住呢喃。

中国航空报讯:2018年12月下旬的一天,气温骤降、隆冬将至。薄雾笼罩的贵州某机场,一群身着蓝色工装的航空人挥汗如雨。

微信截图_20201011145639.png

“翼龙”1-D光纤传感系统团队

“翼龙”1-D无人机正在进行首飞前的滑跑试验,一切工作都按预期有条不紊地进行——首飞近在咫尺!

无人机光纤传感器轮载信号监视屏幕前,航空工业凯天首飞保障人员屏住呼吸,紧盯着屏幕上信号输出数据;而千里外的凯天光纤传感器实验室里,项目负责人代勇波早就坐不住了,在实验室来回踱步。项目团队奋斗了一千多个日夜,从零开始逐渐掌握机载光纤传感系统核心技术,此刻大家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不好!”突然,现场首飞保障人员刘晨刚眉头紧皱,低声嘀咕道。他发现屏幕上熟悉的信号曲线突然出现了像“毛刺”状的跳变,转瞬即逝。

难道是自己眼花了?刘晨刚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眼里布满了血丝。此前连续几个日夜在实验室做模拟试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数据回放!必须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他脑海里一片空白。

经过现场数据回放,刘晨刚发现输出信号中出现了时间极短的数据跳变,大约十微秒,一瞬间就消失了。对于几十秒的数据长度来说,十微秒相当于一根“毛刺”,很不起眼。

由于光纤传感系统是飞机轮载信号唯一来源,飞机起落架收放都以轮载信号为参考,系统任何细微的数据跳变都可能影响飞机的起降安全,进而对成功首飞带来“变数”。

团队决不允许有任何“万分之一”的意外出现!刘晨刚立即将情况报告给公司领导和项目团队。

此次情况与以往研发过程中遇到的任何困难均不同。首飞日期已然临近,项目团队要在实验室复现故障并找到“症结”,还要前往千里外的现场排故,留给他们的时间只有不到10小时!

与时间赛跑,拼胆识,更需要实力。

凯天光纤传感器实验室里,空气仿佛凝结。整个团队都紧绷着神经,但是代勇波心里清楚,越是紧要关头,越要稳住阵脚。

“复盘!不要放过任何一个细节。”代勇波第一个发声,打破了令人窒息的“宁静”。

团队成员迅速根据刘晨刚对故障状态和发生故障时的工况描述进行了头脑风暴。

“会不会是现场滑跑存在振动,光缆连接器松动造成的?”成员谭银银首先提出他不成熟的想法。

“以往我们在实验室做了很多振动量级更高的试验,都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为什么在软、硬件都没改变的情况下,现场滑跑就出现了故障?”代勇波向来思维缜密,一口否定了谭银银的假设。

“这种故障应该是条件触发的,偶然性故障的可能性很低……”任清低声说道。

时间飞快流逝,可技术难题犹如迷雾般始终笼罩着项目组。

“有了!只要我们调整传感器输入值,模拟出现场各项参数,就可以复现当时的情况。”代勇波一阵沉思后,突然眼里闪出一道光,提高嗓门说道。

项目组成员顷刻间动如脱兔——谭银银立即启动设备加载传感器输入值,任清仔细查看软件代码逻辑,代勇波紧盯示波器显示的输出信号……

果然!在经过两个多小时的紧张调试后,屏幕上连续而又稳定的信号突然出现了一个十微秒左右的“毛刺”,时间极短。

“由于滑跑造成飞机起落架受力减少,传感器输出在接近阈值处时会出现轮载信号跳变。通过修改软件判断逻辑可以排除故障。”代勇波成竹在胸,坚定地说。

时间所剩无几,大家争分夺秒开始修改软件代码。通过软件修改与测试后发现之前的“毛刺”不再出现,故障排除。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儿,团队带着备用件及调试设备,乘着夜色启程,奔赴千里外的现场进行排故。到达车站时,主机单位已经派人接站,先安排入住酒店再去现场。

“师傅,直接去现场!”谭银银用干涩的嗓子低声对接站人员说。十万火急,这一刻排故比什么都重要。

于是,团队被径直送至机场进行现场排故。设备更换、软件升级和反复测试……在设备完全正常后,时针已经悄悄转到了凌晨5时。

23日16时32分,随着现场飞行总指挥一声“放飞”指令,“翼龙”1-D无人机开始滑跑、加速,飞机逐渐消失在跑道尽头。受天气影响,现场人员无法通过肉眼观察飞机是否已经离地。团队成员都屏住呼吸,不说话,有担心,但更多的是笃定与期待。

“起飞成功!”对讲机里传来讯息,大家都忍不住欢呼出来;半小时后,飞机平稳落地,现场掌声不绝于耳。光纤传感系统经受了首飞考验,工作正常!

实验室里的代勇波听到首飞成功的消息后,缓慢地放下手中的设备,闭着眼把头埋进双手,脑海里回想着十微秒的“毛刺”,和团队协作排故的场景,嘴里不住呢喃。

上一篇:西飞2020年二季度新舟之星李司伟:踏实做事 认真
下一篇:航空工业一飞院:科研攻坚 为了产品最优
最近更新>>